• UW内衣服饰
  • UW内衣经销商
《UW内衣服饰》, 《UW内衣经销商》合刊于2014年1月。 聚时尚, 国际化内衣品牌。 内衣行业管理, 营销, 陈列, 导购,促销等实践于一体。 我要订阅
《UW内衣经销商》, 《UW内衣服饰》合刊于2014年1月。 聚时尚, 国际化内衣品牌。 内衣行业管理, 营销, 陈列, 导购,促销等实践于一体。 我要订阅

新闻中心

| 展会报道 | 网站专题
苏寿南:“弄潮儿”铸造民族品牌梦 
发布时间:2013-07-17   编辑:Alex   来源:解放日报
更多

苏寿南近影。 蒋迪雯 摄

  人物小传 苏寿南,74岁。针织行业领军企业——三枪集团创始人。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纺织优秀企业家。

  1977年,苏寿南担任针织九厂厂长,集中培育具有鲜明民族特征的“三枪”品牌。上世纪80年代就获得“上海市著名商标”称号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制定并实施“三枪”品牌战略,以优势产品竞争市场,以兼并企业扩大规模,使民族老牌焕发青春。1994年成立以上海针织九厂为母体、“三枪”品牌为龙头、资产为纽带的上海三枪集团有限公司,被国务院列为推行现代企业制度100家试点单位之一。全国纺织总会赞誉上海三枪是“中国针织行业的旗帜”。

  见到苏寿南时,他正在鲁班路的办公室内奋笔疾书。退休后的他,似乎还像以前那样总是“停不下来”。家人的劝阻从来不起作用,“即使心脏内有8个支架也挡不住他每天跑到办公室‘上班’”。

  所谓“办公室”,其实是苏寿南早年一家人住的约40平方米的老公寓。“上班”也是他的“自觉行动”。有企业需要咨询纺织工艺、公司并购等问题,老苏总是热情百倍。他说,“对纺织的那份情感难以割舍!”离开“三枪”已近8年,但谈及“三枪”,老苏难掩激动,“我一生就干了这么一件事”。从13岁闯荡上海进入针织九厂当学徒工,到2005年从三枪集团总经理任上退休。整整53年,苏寿南将全部精力献给纺织事业,将所有情感倾注在“三枪”品牌上。

  打响“三枪”第一枪

  出生在苏州的苏寿南,三个哥哥一个姐姐,但人丁兴旺对穷人家并不是件好事。11岁那年,母亲一病不起,“母亲临终前最不放心的就是我”。两年后,父亲也撒手人寰。为求生计,13岁的小寿南在三哥带领下,来到上海针织九厂前身——新陆针织厂当学徒工。从早到晚什么都干,且不拿工钱只吃“白饭”。师傅师兄们看他勤快懂事,将技艺悉数传授,18岁就当上了班长。

  1977年,是改变他人生的一年。是年,他被任命为针织九厂厂长。此时,改革春风开始涌动。

  苏寿南觉得企业搞很多牌子,作用互相抵销,一个也成不了气候,必须创建品牌。为何选择“三枪”?苏寿南回忆说,“三枪”商标诞生在抗战烽火年代,由针织九厂前身的老板干庭辉创立,当时他在射击比赛中获得三连冠,为提倡国货、抵制日货,在1937年使用“三枪”商标,具有鲜明的民族特征。自此,针织九厂将最好的产品注入“三枪”品牌。

  为了扩大“三枪”影响力,苏寿南甚至到处打广告,这在当年的国企中并不多见。有人说他是疯子,不愁销还打广告。然而,当市场经济的大潮涌来时,“三枪”的威力开始爆发,“三枪”任何一款产品出来,都是销售一空。

  然而,危机渐渐袭来。国门打开,世界名牌内衣迅速占领市场。纺织国企纷纷陷入困境。苏寿南却认为,纺织行业危机中正孕育着“三枪”的机遇。

  拿下变革生死战

  “要员工向外商和个体老板学习,树立‘市场第一线’的观念”。苏寿南把副厂长和部门负责人组织起来跑马路、逛市场。“开始好多人说我不务正业,跑了几次后,观念变了”,他说,围绕生产转,越转越死;围绕市场转,越转越活,品牌要靠广告扩大影响,但更要靠产品创新巩固市场。

  柔暖棉毛衫裤,是载入 “三枪”历史的一次创新尝试。提及此,老苏心潮澎湃。

  1991年台湾同行来访,苏寿南得知其公司正生产一种新式棉毛外套,遂讨两件穿穿看。当“宝贝”从台湾寄过来,苏寿南郑重其事告诉家人“这两件衣服谁也不能动,我是要救厂的。”

  第二天,他就组织设计人员研究解剖,将其材质特性改制成棉毛内衣,并在进口大圆机上试制成功。为降低成本,苏寿南带领技工日夜奋战,成功将进口大圆机功能嫁接到国产机,各项指标完全合格。1992年产品投入市场后,掀起一阵“三枪”风潮,当年柔暖系列盈利8000万元!

  有人说,苏寿南是个冒险家。当时,为鼓励工人改造旧机,每改造一台奖励200元。如此大的激励当年在国有企业属首创。“我犯错误我负责,钱没进我口袋我也不害怕”。

  铸造品牌帝国梦

  “三枪”越做越大,而其他兄弟企业却在生死边缘挣扎。此时,苏寿南再现冒险家本色。

  当时,他提出“1+(-1)>2”的公式。“针织九厂是1,亏损企业是-1,通过兼并,使亏损企业闲置、僵化的国有资产流向优势的针织九厂,既盘活存量,又扩大国有资产增量”。1991年至1996年,针织九厂连续兼并7家亏损企业,承担债务3.58亿元,安置员工5000多人。6年中,针织九厂经济效益增长100倍!其间,最惊心动魄的当属对百达针织厂的兼并战。当时百达厂累计亏损7000多万元,危在旦夕。然而,兼并后针织九厂资产负债率将达101%,“救火”不成,很可能反把自己搭进去。“河豚有毒,但味道鲜美,百达厂就是‘河豚鱼’,关键看怎么吃?”一盘死棋硬是让苏寿南盘活。此一战,让他留下“兼并大王”的美誉。

  针织九厂在1994年改制为上海三枪集团有限公司,“三枪”的“内衣帝国”之路越走越稳。

  然而,此时的三枪集团既是创税大户,也是排污大户。“留在市区是等死”,他提出在浦东康桥投资3亿元建设 “三枪工业城”。“当时一些朋友劝我,已经60多岁了,项目搞好了留给别人,搞不好成千古恨”,苏寿南笑言:“三枪是我毕生奋斗的事业,不能把问题留给继任者。”当时,年过60的苏寿南拉资金、跑政策,仅仅两年,三枪工业城投产。

  他说,“时代造就了一个苏寿南,我必当殚精竭虑,用全部心血为时代奉献!”

  如今,苏寿南的继任者接过时代的接力棒,继续驰骋在“三枪”品牌的跑道上。(记者 刘锟)

版权说明:本站文章由国际内衣网原创或来自合作媒体,转载请看原始出处,内容合作请电:020-85659990
更多关于 三枪,苏寿南, 相关信息